欢迎访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网站!

【大学价值观】杨克虎:通往未来之路

发布时间:2015-06-08 浏览:

通往未来之路

——杨克虎教授谈大学的核心价值

 


 

对学生进行正确的引导是非常必要的


       记者:您是如何认识大学的价值的?

杨克虎:我最近一直在想:无论是一个民族还是一个人,都需要信仰和信念;朝着美好未来的方向前行、发展,离不开信仰、信念的引领。作为一个比较大的群体,大学必须要有信念,这些信念就是大学的价值,构成大学的灵魂。如果一所大学里的这群人能够坚守住这些信念,这所大学的未来就会很光明、很广阔。

今天早上我看到一篇文章,作者认为我们现在培养的大学生一部分已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这个观点我很赞同。我们的中学教育是应试教育,将读书压在一个很窄的空间里面(考上大学),学生考入大学后,如果大学教育仅以就业为导向,将会使读书这个空间被进一步压缩(找一份工作)。在现有的体制之下,如果我们的教育还是依照这样的思路走下去,不得不说是一件危险的事情。应试教育,以及大学教育以就业为导向的趋势,已经使我们的教育偏离正常的轨道,一些学生在这个过程中迷失掉了自我对未来的追求,甚至一些大学老师也迷失掉了大学教师的使命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重新思考大学教育的核心价值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我们确实应该静下心来,认真思考这些问题——大学应该是什么?大学之道这个“道”应该怎么走?大学的核心价值究竟是什么?

记者:您认为大学的核心价值应该是什么?

杨克虎:这就回到教育的本质这个问题了,教育的本质就是“教”和“育”。“教”就是教化。我们通过“教”的方式,将科学的思想、做人的道理、人类的梦想融入到每个学生的心灵里。“育”即培育种子,就是在特定环境中让种子成长起来。人类的希望正在于此,就是让年轻的一代成长起来,如果他们成长不起来,我们就没有希望,就没有明天。我们知道,育树苗的时候,就是要找这么一块地方,要有肥沃的土壤、充沛的阳光、新鲜的空气,并且在周围围上围栏。围上围栏的目的就是不要让外面的牲口如猪或牛把小树苗给毁了。显然这是一个简单的环境。如果环境很复杂,比如一群人都关心这棵小树苗,抢着来浇水,这颗树苗迟早会被淹死。大学价值就好比树苗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土壤、阳光、空气和围栏,如果大学里没有了价值,学生就很难得到良好的成长。因此,大学价值至关重要,是大学教育里不可或缺的元素。

作为大学价值本身来讲,它关乎一系列的问题。所谓价值,就是我们认为什么东西最为重要。在高校里特别常见的一个问题是,教书重要还是科研重要?比如,现在我们通院每年招收近1000名本科生,如何引导好、教育好这些学生应该是我们的核心问题。我认为,如果一所大学里80%以上的学生都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和良好的成长,那么这所大学的研究做得再好,再出类拔萃,也是微不足道的,因为民族的未来需要他们来托起、来支撑。

未来是评判现在的唯一标准

记者:作为大学,应该给予学生怎样的引导和教育?

杨克虎:本科教育至关重要,我们肩负着培养国家未来建设者的重任,作为高等教育工作者,我们每位教职工都应该就此发出声音,无论是管理干部还是普通教师,都应该认真反思什么是大学的价值这个问题。

大家都会说我们培养人才,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。培养人才首先就要引导他,我们有一些规范是强制的,你考不好、你作弊,我就是不允许的。当然强制也是一种引导,还有一种引导是非强制的,即软性的规范。在美国,对于这种软性的规范,会通过各个方面去强化。比如公司招聘人才,应聘者若不知道如何思考、缺少研究能力,则很难找到好的工作,整个社会环境都遵循着这样一种导向。

革命事业也好,科学事业也罢,不能后继无人。国家的发展,民族的前景,需要一大批训练有素的人来实现,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懂的道理,但是当前社会中我们是这样来培养人才的吗?我认为,这条路有点走偏。教育的应有之义是帮助学生建立适应未来发展的思维方式,帮助学生提高集成整合知识的能力。在信息化时代,交叉学科将越来越多,从事一项工作可能需要有多个学科的支撑。大家都知道乔布斯是一个天才,他可以把现有的技术完美地集成在一款手机上,并实现巨大的商业价值,这就是集成整合的能力。

这当中还蕴藏着一个是否对未来世界敏感的问题,你是站在过去、现在、还是未来思考问题决定了你所能成就的事业的大小。如果我们在确立大学的价值时,是站在未来的角度想问题,那结果就会大不一样。大学需要的正是一群能够站在未来想问题的人,一群能够站在未来思考如何引导和培养学生的教师。

为什么会出现“钱学森之问”?如果能站在未来看,以民族的未来为目标,我们就会非常清楚要往哪个方向走了。可以确定的是:未来是评判现在的唯一标准。

大学需要产生新的思想

记者: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,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回归教育的正确航向呢?

杨克虎:有什么样的土壤就长出什么样的作物。我认为,应该通过对大学价值的讨论来唤醒一群人对大学的价值进行思考,并引起整个社会的反思: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大学?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?学校现在开展的大学价值观的讨论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。

记者:通信工程学院开展实施了“关爱引领工程”,这个工程的初衷是什么?

杨克虎“关爱引领工程”的实施,旨在加强对学生的关爱、解惑和引导,帮助本科生实现从高中生到大学生角色的转变、引导学生建立适应大学学习和未来发展的思维方式。学院以灵活多样的活动方式,开展了相关工作,但也存在一些现实问题,最主要的是学生的认知问题。有的学生就认为,他不需要这种关爱引领,他只要能多加分、能保研、能就业就可以了。不得不说,我们现有的机制给自己制造了一些问题,让学生有捷径可走。

我讲过专业基础课,非常清楚一些学生学习的目的:就是为了保研。有一个学生想让我写推荐信,我说我只教过你一门课,需要跟你聊聊,了解你所有课程的真实情况,聊完之后,我说我会完全按照真实情况来写,这学生就被吓回去了。我们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,大学教育把学生引向了哪里?所以说,作为一所大学要有自己坚守的信念,我们首先要教育学生做诚实的人。

记者:说到诚实,这是不是大学价值观的核心?

杨克虎:我在上期的报纸上看到了陈治亚书记的《由“三严三实”想到的“人怎样才快乐”》,其中就讲到了诚实的重要性,之前他还说过一句话,“君子培养出来的不一定是君子,有可能是小人,但小人绝对培养不出来君子”,这点我很赞同。在选才和用才的时候,诚信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品质。比如在美国这个对诚信实行“一票否决”的国家,如若不诚实,你连工作都找不到。美国的招聘面试官在面试时,往往会让应聘者提供两到三个推荐人的电话,面试官会逐一打电话核实情况,如果其中有一位推荐人对你的评价含糊其词,那你得到工作的机会就很渺茫了。这与当前开展的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活动要求是一致的。

另外,我认为,大学的价值还在于产生新的思想。大家知道,一个手机本身的制造成本并不高,只需要二三百元人民币就能全部搞定,可为什么会卖那么贵呢?手机本身只是一个载体,所有手机软件的知识产权占了出售价格中的60-80%,这就跟人的大脑一样,大脑本身只是一个载体,最重要的是蕴含其中的思想。所以,大学的价值在于产生新的思想,把学生带到未来的世界中去。

人物简介:

杨克虎,1962年生,博士,教授,IEEE信号处理学会高级会员,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教授委员会主任。